福地句容新闻网

当前位置:福地句容 > 句容动态 - 百姓生活 -

特殊的家规

发布时间:2018-1-28 21:11:11  来源:福地句容  点击:2118次

戴荣斌是茅山风景区潘冲村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,但她的身上却肩负着一项沉重的使命。这使命,是她的爷爷传给她的父亲,她的父亲临死前又郑重传给她的——那就是不管男女,每一代人中的老大,都要好好维护烈士墓,清明、冬至要上坟祭拜烈士们,并且坚决不向政府要一分钱!这条家规要一代一代传下去!

戴家为什么要立这么一条家规?烈士墓里埋葬的烈士是什么身份?和戴家又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?这一切,都要从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说起。

战火纷飞 满怀敬意埋葬烈士

1937年12月13日,日军攻入南京城,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最惨无人道、长达六个星期的“南京大屠杀”。因为地处南京周边,战火一度蔓延到我市,就在1938年春,残暴的日军在我市境内展开了屠杀,在天王镇朱巷村马场这个地方,日军的枪口对准了抓来的78名附近村民,一番机枪扫射过后,手无寸铁的村民被集体杀害,句容历史上称之为“马场惨案”。(其中有两人侥幸存活。)戴荣斌的太爷爷就是这76名遇难者之一,自此,对日军的恨意,深深地嵌进戴荣斌的爷爷戴国宝心中。

同年初冬,一批新四军路过胡家寨,稍事休息之后,打算趁着天黑去支援茅山的主力部队,一起攻打日军的炮楼。出于对日军的强烈恨意和对新四军的敬意,戴国宝立即吩咐爱人去组织几位村民给新四军做饭,又杀了一头猪,好好地招待了新四军。天黑之后,戴国宝和几位村民一起,给新四军带路抄近路上茅山。没想到半路遇到了日本兵,一场战斗之后,有三位新四军牺牲了。戴国宝冒着被日军发现全家被杀的风险,偷偷把三位烈士的遗体葬在了潘冲村胡家寨大洼水库边。由于几人说的都是别处的方言,戴国宝也不识字,所以他不知道这三位烈士的身份,只知道最小的一位,牺牲时只有18岁。

代代相传 重修烈士墓

戴国宝死后,上坟扫墓的事情就落到了戴荣斌的父亲戴相春身上。

之前由于担心水库的水位上涨会淹掉小土坟,戴国宝把坟往高处挪了一段距离。然而经年累月的雨水冲刷,即使在高处,小土坟也几乎被毁掉。于是,在2013年,戴相春决定,重新给三位新四军烈士修一座坟墓!标准就一条,戴家的祖坟修成什么样,烈士墓就修成什么样!

就在戴相春打算为修墓挑一个好日子的时候,他却生病了,病来得很急,加上家里人病急乱投医,不久,戴相春就去世了,修墓一事就被耽搁了下来。

戴相春去世前,立下了一条家规,每一代的老大,无论男女,都要维护好烈士墓,绝不向政府要钱!并且提出了一个要求,重建烈士墓!作为家里的长女,戴荣斌自然挑起了这个担子。

首先要做的,就是筹钱。自己只是个农村妇女,没有工作,儿子也才刚刚进部队,手头上并不宽裕。戴荣斌想到了父亲给她留下的几亩茶园,但是由于没有好好打理,鲜叶子也卖不了多少钱,再加上之前的积蓄,一共才凑了近八千块钱。

2016年清明前,戴荣斌买了砖块和水泥砂浆,又请了几个工人,就要重修烈士墓。由于没经验,第一次修得并不满意,一来太小,二来坟帽子是泥土做的,雨水一冲刷就没有了。可是这时候,材料加上工人工资,已经花了3000块钱了,戴荣斌一咬牙,不行,必须重新修!又重新请工人,重新买材料,坟帽子这次不能用泥土做的,要用水泥的,要修得大,严格按戴家祖坟的标准来修!

于是,前前后后半个月,花了8000块钱,终于把烈士墓修好了。戴荣斌还特意在墓四周种上了杜鹃花,让鲜花陪伴烈士们。墓修好之后,戴荣斌久久地跪在父亲的墓前,泣不成声。“爸爸,你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重修烈士墓,你没有做到的事情,现在我完成了,你在九泉之下可以安息了。”

戴荣斌说,烈士们牺牲了,没有亲人来找他们了,他们戴家就是烈士们的亲人。为了人民,烈士们牺牲了自己,作为后人,那就有这个责任和使命守护好他们,将他们的英雄事迹,一代一代传下去。

戴荣斌是这么说的,她也是这么做的。戴家三代人义务为烈士守墓的故事经媒体报道之后,戴荣斌在当地“红”了。我市一些团体纷纷来到烈士墓前,缅怀烈士们。

耳濡目染 从小立志当军人

戴荣斌所做的一切,以及戴家传下来的这个故事,深深地影响着戴荣斌的儿子陶海君。戴荣斌的父亲和公公都是军人,公公曾经还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,屁股被炸掉半边。在这样一个家庭出生、长大,听着老人讲述惊心动魄的战争故事,陶海君从小就有一个愿望,那就是长大了也要当一名军人!

令人欣慰的是,2015年9月,陶海君应征入伍,并于2017年9月转为一期士官。陶海君把母亲守墓的故事带到了部队,战士们深受触动,部队邀请戴荣斌给战士们讲述这跨越了将近80年的守墓故事。

晴天霹雳 无奈隐瞒病情

就在戴荣斌高高兴兴舞花船,等着去部队的日子时,晴空里一个霹雳,将戴荣斌打懵了!

去年十一月初,一次舞花船结束后,戴荣斌感到身体不适,去医院一检查——乳腺癌!

11月21日,戴荣斌在上海做了手术,并做了第一次化疗。12月26日,又去上海做了第二次化疗。虽然经过治疗,病情得到了控制,但接近两个月的时间,关于病情,戴荣斌没在儿子面前透露一个字。她说,儿子承载着他们一家几代人的军人梦,她不想影响到儿子在部队的工作。

“妈妈,我在部队一切都很好!不要担心我!你在家也要注意身体,好好照顾自己!”电话里儿子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开心,戴荣斌也和往常一样,不断地点头连连答应着儿子的叮嘱。但是挂了电话,戴荣斌就如泄了气的皮球,瘫软在床头。不仅是因为化疗之后身体太虚弱,更是因为她不知道还能瞒儿子多久。

儿子在电话里也曾疑惑妈妈的状态似乎不太好,讲话没有劲,戴荣斌就说她是舞花船太累了。因为化疗,她的头发掉了近一半,儿子要求视频聊天,她怕儿子看出来,总是找借口搪塞过去。儿子在电话里哽咽着说,忠孝两难全,今年把回家过年的机会让给了战友,他自己就没法陪爸妈过年了。戴荣斌的第一个念头不是难过,而是自己的病情又可以瞒一阵了。

戴荣斌说,今年,如果她身体好起来了,她更不会把这事告诉儿子。而万一,她情况不好了,那时候,她才会叫儿子回来,交代后事。后事里最重要的一项,就是要自己的儿子陶海君协助自己的侄女戴慧、侄儿戴显豪把守护烈士墓的担子挑起来!

家规,要一代一代地传下去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华红军

相关新闻

    没有相关信息

 联系邮箱 留言给我们手机APP微信公众号

近期阅读热门排行
精彩新闻图片
中共句容市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| 句容市新闻报道中心 承办 Copyright© www.fdjr.cn
版权申明:未经允许不得复制和转载本站信息,文章版权归福地句容网及作者本人所有!